新闻是有分量的

女儿占公共绿地为父修临终花园

2018-10-28 03:56 栏目:澳门金沙平台

  女儿占公共绿地为父修临终花园

被硬化后的公共绿地。

目前除保留的硬化小路外,其他绿地已被填上泥土。

  10月25日,阴了几天的眉山终于放晴。东坡区某小区不少人晾晒起了被子,被子在阳光下的阴影,投射到一块被硬化了的绿化地上,仿佛预示着这块最终未能建成花园道路接下来的命运。
  “拆吧!”当再次接到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后,刘雨终于同意遵守当初的承诺,将硬化后的公共绿地完全恢复原貌:“我父亲已经过世,现在一切都没意义了。”
  这原本是女儿刘雨为给身患癌症晚期的父亲尽孝而修建的临终花园。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因为自己擅作主张,未能和其他业主及时沟通,导致误会,投诉不断。直至她父亲去世,花园也没能建起来,同时还让整个小区陷入了长达3个月的风波之中。

起因
父亲患癌出行不便
申请修条小路尽孝

  2018年4月,刘雨父亲被查出癌症晚期,再加上摔了一跤,从此行动不便,只能靠轮椅出行。
  想到父亲在世日子不多了,平时工作忙碌的刘雨想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多陪陪他,经常推着他出门晒晒太阳,尽一份孝心。于是她向物业申请,将通向自家后门的小路硬化,方便进出,同时写下承诺书:“本人承诺不会占用公共绿化,不伤害大家的利益。”考虑到刘雨父亲的情况,再加上硬化原有小路也是一件好事,物业同意了她的请求。

擅自把小路修花园
业主同意暂缓拆除

  从8月开始,刘雨便请人将门后的小路浇筑了水泥,并贴上瓷砖。“干脆把这周围都硬化算了!”老公的一句话提醒了刘雨,把小路周围硬化后,父亲正好可以在花园里休息晒太阳。于是,在未告知和征得小区全体业主的同意下,她便擅作主张,开始对附近的公共绿化地进行硬化。
  施工引起了其他业主的注意,在发现刘雨私自侵占公共绿化地后,业主立即投诉至物业和社区,要求她马上停工并恢复原貌。9月1日,在纠纷矛盾调解会上,5位业主代表在得知刘雨父亲身患癌症的情况后,最后作出了让步,同意延期整改。而刘雨也承诺:“等老父亲去世后,即对被硬化的地面进行恢复。”

不实传闻引风波
临终花园被迫停工

  原本以为这场风波就此平息,谁知一个不实传闻引来更大麻烦。“刘雨的父亲并未得癌症!”有业主从照顾老人的保姆处得知,虽然老人身体确实不好,但并非得了癌症。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“完全就是利用我们的同情心,为自己的私心找借口!”“简直不诚信,还出尔反尔继续施工!”当初出席调解会的业主代表十分愤怒,声称受到了欺骗。他们联合小区其他业主签名,向上级相关部门进行了投诉,还打了12345市长热线。而此时,刘雨的父亲因癌症病情恶化已经住院。“我父亲病情恶化,我一直忙着照顾他。”对于传闻并不了解的刘雨接到投诉后赶到现场,感觉受到欺骗的业主们要求她立即停工,归还和恢复公共区域。
  在业主强烈要求下,刘雨只得停止施工,拉来泥土覆盖已经硬化的路面,并买了盆栽摆放。但大家并不满意,“万一她还要侵占怎么办?必须把水泥瓷砖敲碎回填泥土,恢复这块地的原貌。”
  而一直忙着父亲病情的刘雨也没时间再来处理,整改之事就此搁置。

结局
父亲离世矛盾仍在
将兑现承诺拆除花园

  刘雨的不作为让业主非常不满,在网上发帖实名“讨伐”她,同时继续投诉。而就在不停息的风波中,刘雨父亲最终未能看到女儿为自己修建的临终花园,带着遗憾离世。
  但事情并未因刘父的去世而停止。因未在小区办理丧事,不知情的业主依然在维护自己的权益,继续要求讨回公共绿地。
  25日,业委会副主任杨玉告诉记者,对于刘雨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,她并不知情,但同时表示,最近业委会和物管会找第三方来完成拆除工作的评估,“只要她尽快把公共绿地完全恢复,这个事情就结束了。”
  而大概一个星期前,当社区工作人员再次致电刘雨时,她答应兑现承诺,将未建成的花园完全拆除。
  25日,刘雨告诉记者,最近两天会找工人完成拆除工作,将一切恢复原样。

对话
当事人:父亲走了现在什么都没意义了

  25日,记者电话联系上当事人刘雨,与其进行了对话。
  记者:当初为什么想要硬化那条小路?
  刘雨:我父亲得病后瘫痪了,他和我母亲住在一起,所以我就想把那条泥巴路硬化了好推轮椅,让他随时能出来透透气。
  记者:为什么中途会扩建并占用公共绿地,并且没有告知业主?
  刘雨:当时我老公说了一句“干脆把周围一起硬化算了”,我就想到小区也没有可休闲的地方,弄好后我父亲有个比较舒适的环境,小区其他老人都可以在那里打牌喝茶。当时业委会还没成立,我想已经给物管打了招呼,就自己开始弄了,没想到后来那么麻烦。
  记者:当初大家误会你父亲并没得癌症,在网上发帖投诉你,你为什么不解释?
  刘雨:没得必要,公道自在人心。
  记者:当初承诺不再施工,为什么后来继续施工,引发矛盾升级?
  刘雨:我做事比较有始有终,反正都弄成那个样子了,摆在那儿也不好看,就想弄完算了。
  记者:你觉得自己有没有错?
  刘雨:我当初确实也做得不对,没有走好相关程序,也没有和大家多沟通。
  记者:为什么最后同意了拆除?
  刘雨:他们既然不同意,就没得必要再扯下去了。父亲都去世了,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王越欣李庆